爸爸  

爸,其實我很不想辦告別式,因為總覺得你其實還在安養院,

就像往常一樣,坐在老位子上靜靜的看著電視,

等待我們一周一次的探訪,

等著阿寶推你去佛堂上香,然後祖孫兩個一起看水果奶奶。

你真的,真的走了嗎?

 

整理你的遺物,

看著黑白照中,身為長子帶著弟弟們度過童年困頓生活,清秀而堅毅表情的你,

看著大頭照片中,大學剛畢業,英姿煥發,斯文挺拔的你,

看著要去巴拉圭前,全家福裡中年略為發福,卻意氣風發的你,

看著我結婚時,已經生病多年,消瘦的身軀抱著我哽咽不捨的你,

看著這張遺照,是我和仲雍帶著你出遊,開心歪著頭微笑的你,

看著這些照片,你一生的艱苦卻永不輕言放棄的軌跡在我面前展開。

 

在你人生的最後兩年,你頻頻進出醫院。

每一次都是至少十天的抗生素住院療程。

前幾次你很沮喪,甚至一度拒絕吃依賴了二十年的藥物跟食物,

我苦苦哀求你,我哭著求你為了我,為了妹妹,

為了讓我們還有一個爸爸,一定要接受治療,我已經沒有媽媽了....

從此,爸爸就像逆來順受的乖孩子,

乖乖吃藥,乖乖吃飯,乖乖復健,

甚至到了四月乖乖讓我決定插上鼻胃管。

六七月你忽然進步很多,可以自己慢慢走動。

每次每次看著兩歲多的阿寶

用力推著你的輪椅的背影,就像阿寶說的"去逛逛"...

我都覺得自己做的決定是對的。

這次,最後一次,我不知道,

我不知道我所有的決定是愛你還是讓你受苦,

幾次,在沒有醫生護士看護家人的只有你跟我的那一刻

我忽然忍不住的哽咽洩漏了我的情緒,

你眼角的淚慢慢流下,

你要自己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是體貼我,怕我無法承受這種痛吧。

但是我不知道用機器給藥、帶著呼吸設備維持的狀態是爸爸要的,

還是我的不捨...

放手是我慟,抓緊不捨是爸爸苦。

於是在我轉身之際,爸爸體貼地閉上眼睛像睡覺一般離去。

 

對於一病二十多年的爸爸,最後這些年我只祈禱他走的無罣無礙,

謝謝上天讓我的祈求如願,我已經多賺了很多年還有爸爸的日子...

12/15日下午四點五十分,爸爸安詳的離開我們。從此不再有病痛,從此自由.....

爸爸,你可以好好走路了吧,你可以輕鬆享受最愛的美食了吧,

解除所有肉身的障礙,

你清楚的頭腦再也不被不聽使喚的肉體所禁錮,你終於自由了。

 

這些年來,我常想,

你是怎麼讓自己心靈平靜地接受這疾病的無奈,

你是怎麼用堅強的意志去克服疾病的磨難,

你頑強的對抗正值盛年竟然生病的打擊,

在心理上,在生理上,我知道,你真的一直很努力。

你努力吃藥,維持身體正常運作,

你努力練習書法,當作手部復健,

你努力甩手,讓自已還能做點簡單家事,

你努力了二十多年,我知道你真的很辛苦,累了,所以選擇放手。

我們縱有萬般不捨,也只能接受。

 

爸爸,見到媽媽時,記得跟媽媽說,

我和妹妹都有很好的歸宿,雍和佑一直很支持我們,

還有兩個外孫,阿寶跟川庭都活潑可愛,

請放心,雖然你們都離開了,

但是我們姐妹倆彼此會相扶相持到老。

 

你要好好的走,放心的走,我們會一直一直想念你。

我們會告訴阿寶跟川庭,他的外公是個幽默、堅強又正直的人。

你和媽媽,會永遠永遠活在我們心中

爸爸

 

好好阿寶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o.k.
  • 對父母不捨的這一天總會到來 只是來的早晚 - 永遠的懷念和遺憾
    妳父親有看到妳結婚 也有抱到孫子 這是他很大的福氣和喜悅
    我20歲年前失去母親 家裡只有父親 他4年多前走了(才六十幾) 他最後在醫院的一年半 插管+半昏迷 一直希望有奇蹟 也一直希望他在 但一直不希望他日夜受苦
    他沒看到我結婚(兩年多前) 否則他會很開心
    願辛苦的他們 在另一個世界 永遠快樂!